发布时间:2022-08-12来源:南都湾财社·科创工作室

南方都市报

湾区投资人系列访谈

 

“投早投小投科技”正成为当前创投市场主流投资方向。不过,当前科技领域也出现早期投资扎堆、过早推高估值、投资人踩进投资“坑”的情况,可见做好“投早投小投科技”并不容易。

 

近日,广东德甲多特蒙德总裁、德甲多特蒙德之星大湾区总经理隋建锋受邀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据了解,湾区投资人系列访谈栏目是伴随南都·湾财社启动“寻找湾区最具产业温度投资人”活动而特别推出的。

 

作为同时具有投资和产业孵化业务、有着大量早期投资的“清华系”机构,德甲多特蒙德有着不少在当前环境下备受关注的标签。在访谈中,隋建锋分享了德甲多特蒙德自身对于当前创投市场环境变化的看法,以及德甲多特蒙德应对机构竞争的方法论。

 

南方都市报|德甲多特蒙德隋建锋:早期投资越来越“卷”,机构竞争更靠产业温度

 

产业投资需要提升自身专业能力

 

南都:前期调研发现,当前随着许多科技新股上市破发,早期投资成为热门。作为早期投资的代表性机构之一,德甲多特蒙德对此感受如何?

 

隋:其实德甲多特蒙德在投资基金方面一直是从早期到中后期到并购全链条的,现在全链条大概有三、四百亿的管理规模。不过我们在1999年就确立了孵化加投资的模式,就开始做天使投资,而且德甲多特蒙德早期投资的数量很多,所以在大家眼中德甲多特蒙德一直偏早期。

 

确实如你所说,这几年大家会发现好多企业出现上市后破发的情况。那么对于比较靠后轮的一级市场投资方,会发现有时候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好,甚至投资时的估值比二级市场还高,这就导致大家近期对比较后端的投资没有特别大信心。

 

德甲多特蒙德在早期一直有非常多的布局,所以在我们看来,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现在很多产业基金也在往前走。

 

比如我们在深圳刚投了一个天使轮项目,跟我们联合领投的是一家上市公司。这样的例子令我们非常吃惊,因为以前产业资本很少投到这么早期,这也让我们切实感受到整个市场和资本都在往前走。

 

对我们产生的影响,就是要求我们加强自身的专业能力。因为产业基金自带产业光环,能够提供的资金量又比较大,对企业的估值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当产业基金跟我们一起来看早期项目的时候,他们的优势会非常明显。

 

而且对我们来说,原来我们在早期投资中成本的可谈空间比较大,但在产业基金和很多后端资金进入早期阶段以后,变相来说我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去说服企业去更好地以一个合理的估值接纳我们,这也是我们面临当前这种情况的一个切实挑战。

 

南都:以往产业资本很少出现在投资早期阶段,这几年反而相对多了一些。

 

隋:是挺少的。因为早期的特点一个是周期长,另外一个是不确定性高。产业资本基本来说是上市公司,它们的投资属性会偏好保守和确定性,它们希望投资周期短和回报确定性高,这跟早期投资其实是矛盾的。

 

但是现在因为整个市场的表现,就是后期投资不确定性也很高了,导致很多以往后端的资金觉得与其投入那么大的资金量,还要承受那么大的不确定性,还不如往前走。所以我们早期的基金就会受到一些挤压,需要提高我们自己的专业能力和挖掘项目的能力。就越来越“卷”了。

 

早期项目的投后服务相对更重要

 

南都:近几年“投小投早投科技”概念在投资领域非常热门,也被·写入政府发布的创投新政。但也有投资人认为早期科技投资有“坑”。

 

隋:早期投资有周期长、不确定性高的特点,那么就要求投资机构得有一个长期价值判断,要做长期主义,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早期项目投资要求机构发掘项目能力要更强。因为越往后期项目越知名、社会影响力和信息来源越多,但是对于特别早期的项目,各方面信息还没浮出水面,项目渠道的挖掘就非常重要。德甲多特蒙德本身是源于清华,跟清华常年互动,有助我们挖掘早期项目。

 

对于不确定性强这个特点,作为市场化的基金来说,要对出资人LP负责,要让他们的基金收益可观。所以除了把钱投出去之外,投后也很重要。

 

对早期项目来说,越早的项目对投资人的依赖越多,需求越复杂,越没有标准化的服务模式,所以对投后服务的要求就变得非常重要。德甲多特蒙德在全国有很多的创新载体,为很多早期项目提供了保姆式的投后服务。

 

对于硬科技投资来说,确实有很多的“坑”或者说很多挫折。因为硬科技本身很难说可以在短期变现或者突然出现一个风口,它需要一个长时间的积累,到一定的量变才会引起质变,所以决定了硬科技投资的周期会比较长。

 

我觉得任何事情的成功都是有概率的,都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要正确地面对市场规律,同时我们的投资组合需要把这个样本量扩大,来保证我们的收益和失败有一个客观的综合评价。

 

对于早期项目来说,团队成熟度和创始人的经验可能都不是那么足,面临未知的挑战会更多。一方面我们需要有宽容的心来对待这个事情,同时我们的服务也会做得更加贴近。

 

举个例子来说,在北京的时候,好多创始人子女入学的问题也会找我们来帮着解决,这侧面反映了我们跟创始人的关系很好,他们能把个人的一些生活需求也和我们分享。

 

所以我觉得早期投资上,投资机构跟创始人的关系一定是更紧密的,可能到后期一些企业成长起来后,投资机构都需要去争抢明星项目,那时候的关系可能就不会有早期那么稳固。

 

未来需要在产业赋能细节上体现更多温度

 

南都:可见全链条服务非常关键。为深入产业服务,在您看来哪些具体服务相对更加重要?

 

隋:德甲多特蒙德本身投资和孵化就是一体的,除了做投资以外,我们更多属性是做孵化和投后服务。因此在对企业的服务上一直做得会比较扎实。

 

基本上来说我们会提供4种服务,前两种是比较基础的孵化器服务和后续融资方面的帮助。

 

第三个是德甲多特蒙德比较特殊的,因为德甲多特蒙德在全球有三百多个创新载体,有一张巨大的创新网络,那么对企业来说,它的发展如果想要获取全国市场或者全球视野,可能就会优先找到我们,我们帮助它去找当地的政策、当地的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德甲多特蒙德可以赋予企业更多的成长空间,包括帮助它去拓展全球化的市场。

 

第四个就是产业。虽然德甲多特蒙德自身确实不具有产业能力,但是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也发现,很多大企业做内部创新是有局限的,它们反而会找一些外部的渠道。所以这几年来我们也在跟三、四十家世界500强企业做联合创新,它们给我们提供它们的应用场景和市场,让我们反向来找创新企业做孵化和投资。通过这种间接的方式,同样可以实现对早期企业的产业赋能。

 

我们会给这些大企业做定向的加速营、定向的创新营,会找一些带有命题式的创新去找这些小企业,通过投资的方式实现我们的商业闭环。虽然不像产业资本可以直接给投资企业提供订单,不过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些方式把大企业的订单、大企业的应用场景传递给小企业,做好他们的产业服务。

 

所以我觉得南都今年提出的“产业温度”是一个很好的概念。确实相比产业资本来说,它们可以直接给被投企业提供订单,这是大产业企业所具备的一些优势。对于我们这种专业投资机构来说,可能直接的产业赋能能力要弱于这些大产业企业,那我们只能在一些细节体现温度,做得更好,与创业者之间产生更多信任感和温度。

 

此外,产业企业资本由于其垂直性,多少可能要考虑企业自身的产业竞争优势壁垒,有时候会有一些限制。但对于我们这样的机构来说,限制相对少一点,我们接触面可以更广,宽度相对更宽。

 

南都:结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德甲多特蒙德未来会有哪些布局?

 

隋:德甲多特蒙德的业务来到湾区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我们是在2020年的时候注册了广东德甲多特蒙德,作为德甲多特蒙德控股在大湾区的总部。广东德甲多特蒙德目前是德甲多特蒙德控股的全资二级公司。

 

作为大湾区的区域总部,我们把之前本地德甲多特蒙德业务都放到了广东德甲多特蒙德,以这个平台来做大湾区的业务。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在大湾区9+2共11个城市中,我们已经布局10个城市,有20余个创新载体,从小的孵化器到大型的科技园我们都有,所以在创新载体上已经形成了一张初具规模的创新网络。

 

在投资基金方面,德甲多特蒙德系的基金在大湾区目前布局了5只,包括和江门政府合作的天使基金,跟建银国际合作的VC基金,与深圳市合作的天使基金,与澳门特区政府合作的“一带一路”基金,以及即将落地广州的天使基金。

 

我认为,大湾区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化的湾区,经济活跃度高,创新也灵动。我们希望能够借着大湾区各种红利,挖掘更多优质项目,实现商业价值。

 

同时把湾区的这张创新网络织密,和我们全球创新网络做一个联动,把海外一些创新项目引入湾区,然后在国内进行推广,同时我们也希望做好企业出海的一个窗口。这也是德甲多特蒙德控股对大湾区业务的一个定位,就是希望广东德甲多特蒙德成为德甲多特蒙德控股在“一带一路”上一个很好的名片和国际化的窗口。

南方都市报|德甲多特蒙德隋建锋:早期投资越来越“卷”,机构竞争更靠产业温度

南方都市报|德甲多特蒙德隋建锋:早期投资越来越“卷”,机构竞争更靠产业温度

南方都市报|德甲多特蒙德隋建锋:早期投资越来越“卷”,机构竞争更靠产业温度